圓山散步—北美館

(2017.5    北美館一樓展廳前)

小時候最不喜歡的課程就是美術與體育,一個沒有創作力沒有技巧,一個體力不佳無心進步。唯一期待美術課到來一定是賞析課,在全室黑暗,看PPT換頁時閃動的光影,聽老師說作品的故事,覺得享受。

而對藝術不再用過度偏激般的正經角度,卻是在上份工作時的兩份獲得。老闆講究美學,在生活與工作都看得見,尤其在版型與色彩備置上,她總是會給我新鮮刺激(雖然目前我依舊是接收狀態,還沒有主動性過),離職前兩個禮拜,更看她投入創作上,那些異世界的想像與色彩、媒材運用更讓我覺得驚奇。

另一份則是因為工作,常參與身心障礙者的創作課程,無論是繪畫、撕紙畫、羊毛氈、金工,從幼童到老人,各有不同風格與樣式。從旁看他們下筆,那畫過圖紙上唰唰唰聲,讓我十分愉悅。作品當然充滿出乎意料之外,我漸漸能透過顏色去感覺他們的情緒,那是多麼直白,掏心掏肺的傳達,即便沒有技巧(所以沒有匠氣哈)但我覺得這些作品這就能代表他們。

以前曾經和精神障礙者一起上過寧心繪畫課程,那次在社工與老師的邀請下,我也坐入其中拿紙動筆。我隨心用不同顏色反覆畫著圓,從亮色到暗色,從大圓到小圓,很舒壓。旁有隻魚正有水流阻擋牠進入明亮小圈,但牠還是很努力想穿越。老師說好具象,我只覺得神奇,畫筆替我說了好多。

但我要回歸正題了。因爲上述的經歷,在我上週安排行程時,北美館突然跳入腦袋,在官網搜尋展覽,沒有大展,但我就想去走走看。

今天花了將近四小時的時間看了兩個展,《微光闇影》、《伏流•書寫》。必須說!神的帶領果然有其關聯,因為這兩個展都有側寫精神障礙者或者就是精障者的創作!事先不知情不知道,是驚喜。

《微光闇影》是攝影展。裡有三組作品特別吸引人,一為侯怡亭(歷史刺繡人)為黑白舊照刺上色彩鮮豔的線繡,有些是無中生有,有些則是在照片原有物件上,賦予舊照片新鮮氣,歷史與現代同在一畫面上特別有趣。


(鮮花是新造,刺繡)


(穿旗袍刺繡,再被刺繡賦予顏色)

另一是洪政任的海洋音樂祭,他擅於素材再製,張張跳脫老舊刻板,逗得我看了好久好久,太喜歡這系列了。


同展的另一組作品,則是紀錄精神病患,他們各個站立,腰上繫著連鎖,有些赤腳,有些則是眼神空洞,十分令人感傷,他們站在同一個地點被攝影紀錄,那組將近二十多張的照片紀錄被輸出比成人還高,繞成一個圓,足以窒息。有些人這樣活著,你們看過嗎?我不討論合不合理,人道不人道,但我覺得他們其實會有很多表達(不說話也是一種表達),但好像無人想傾聽似的,特別寂寥。

另一展覽是《伏流•書寫》,有一場間使用大量的鐵製資料櫃,隨意擱置的狀態,有不同說話聲從櫃裡、後方、上方等傳出,好像站在一個空間裡,心裡有無數的念頭在同一時間冒出,忙亂無措。

還有一影片區域,那時說不出的詭譎,藉由數組不同的動作串連而成,每一組動作重複數次,沒有聲音、有種被傷害過的茫然。


(影片旁放著相當的鏡子,是投射檢視嗎?)

另外還有愛爾蘭作家James Joyce最後一本小說《芬尼根的守靈夜》的相關讀書會紀錄影片、書籍翻閱,無法述說,雖然還沒正式翻閱這本書,但看讀書會還有譯者序,都透露需要慎重視之。好想看啊!(列入書單)
就這樣,四小時過了,北美館要閉館了,走出來正是天氣舒服的時候。沒有帶目的性來卻有這些收穫,太好了。

最後附上一正在布展的工程照片,我特別喜歡這些時候。紀錄下來(好像站不夠遠)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